史上最严医保控费时代到来!

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

2018-10-03

史上最严医保控费时代到来,院长们该怎么办?A+  随着国家医疗保障局的成立,从目前所发出的信号来看,医保资金使用将迎来严管时代。

  从世界范围内来看,医保政策都是以法律作为保障,目前我们还没上升到法律层面,这意味者医保政策不确定性因素过多。     围绕医保有诸多利益方,包括政府、医疗机构、医生、患者,围绕医保各方存在博弈。   目前医疗医保领域有“六个不满意”    多方博弈同时还存在多重矛盾。   随着人口老龄化趋势加重,对医保统筹和基金使用双重挑战。 不断发展的医疗新技术激发医疗需求,地区差异导致政府财力、医保筹资和医疗消费行为存在差异。

药品、耗材过度使用与有限的医保基金产生矛盾。

医保基金管理监管能力与利益不统一的多重管理对象间存在矛盾。   医院政策性亏损补偿严重不足,总量控制的价格调整政策和医保费用结算政策缺乏常态化、可持续的合理补偿。     围绕医保基金筹集和使用可能出现以下变化:  医保基金筹集方面:地税征缴、征缴比例将会调整,职工下降、新农合、居民上升、增加诸如医养、康复等险种;增加个人自愿分档投保、分档享受,满足大病、特需等需求;省级医保基金统筹,调整统筹和个人账户比例,财政分级分类投入。

  在支付方式改革方面将会多元化,以单病种为主的综合支付,DRGs、区域总额给付、医保给付价多元支付方式并存。   从管医院到管医生,技术手段运用,监管将会更精细。     利益博弈,矛盾重重,期待合作共赢。   目前行业出现新动向,采购、结算的统一、集中,很多人担忧医院沦为只管用药。

  医院要清楚医保底线是什么,不穿底、不破网这是医保的底线,要提高医保资金效率利益,平衡各方利益。

  医院要关注、研究透医保政策,提出科学的建议,敢于发出自己的声音。   我一直在提倡要健全机制,建立医保与医院谈判协商机制,合理制定中央、省级和市级财政承担比例,在中央与地方财政支付比例基础上做好省级财政与地方财政共担减少医院政策性亏损。   在组织、利益、信息、政策等方面可以探索融合,其中组织融合至关重要。

我相信,随着医疗体制改革的深入,5年或者不远的将来,“大卫生”、“大部门将会成立,医保等部门将会并入其中。